所谓大和解,绝不是叫你忘记历史

展品叫做

发布时间:07-10 21:48

看完了民主前辈施明德的参选声明全文,百感交集。但是在述说感想之前,我们来听个来自日本的故事。

大家应该都知道日本会变成一个强国,关键在于一百多年前发生的明治维新。但是在大河剧里看来像是全国励精图治、上下一心而且相对和平的明治维新,其实也经历了一个血腥的幕末时代。在经过了近三百年的江户幕府时代之后,就算这三百年来一直在政治上担任「外人」角色的强藩萨摩(鹿儿岛县)、长州(山口县)领导时代,準备终结幕府夺回政治主导权,但是各藩中仍然有忠心耿耿想要守护幕府而跟新政府军开战的。其中,因为NHK大河连续剧《八重之樱》而着名的会津藩就是一个最经典的例子。

会津藩的藩主松平容保遵守着「守护幕府」的祖训,容保本身也是一个勤皇家,一生把孝明天皇亲笔给他的嘉许信用竹筒装着,带在自己身上除了洗澡时外不曾离身。而会津藩后来也担任了幕末时代因政治暗杀而腥风血雨的京都守护一职,所以也杀了不少萨摩、长州的维新志士。而新政府军和旧幕府势力的最后决战戊辰战争中,新政府军一路打到会津城下时,风中残烛的会津藩发生了着名的悲剧——由17岁以下少年所组成的白虎队误以为官军已经打入城内,而19名集体自决殉职。另外会津藩武士的家属妇嬬认为城破后将会受到敌人凌辱,所以在围城之时就在家中集体自杀,其中还不太懂事的小女孩还被自己妈妈亲手刺死,其数据说有两、三百名之谱。而在战后,还有政府军禁止埋葬会津「贼军」的尸体、任其曝尸荒野等传说。另外,虽然不是发生在会津与长州间的战事,但是在幕府军与新政府军间,也有过割敌军尸体嘴边肉来下酒、或是割敌军尸体肝脏来吃的悲惨流言。

所谓大和解,绝不是叫你忘记历史

这是一百多前的事。或许里面有实有虚,但是会津地方一直到现在都还有很强的被迫害意识却是不争的事实。就连会津地方一直到1993年才成立第一间的国立大学,也被某些人当成是百年来迫害的延续。而会津所处的今日行政地方区域,也被认为是支撑首都东京发展的牺牲者。

会津地方位于今天的日本福岛县。

而在1986年,戊辰战争中长州藩当时的首府萩市,向会津若松市提出了缔结姐妹市的建议。当时的萩市市长向会津若松市市长是这幺说的:「已经过了120年了,我们间也该放下了」。

但是会津若松市一方面以当时的福岛县知事松平勇雄是松平容保之孙为理由,另外又说了这幺一句话来回绝了萩市的建议:「才只过了120年而已」。

虽然事后没有结成姐妹市,但两个城市还是开始了密切的交流。甚至在核灾发生之后,山口县还对福岛县作了不少支援。而这个故事的启示,其实就是我对于施明德说法最不满的地方。施明德是这幺说的:「但是政治的操弄,特别是选举的伎俩,台湾社会仍处处隐藏着『不是压迫者的敌意』和『不是受害者的仇恨』。这些仇恨和敌意如癌症因子般常常随机突发。在我担任民进党党主席时,我深深觉悟:一个有仇恨的个人,不会有快乐的人生;一个有仇恨的社会,不会有希望的明天。」

乍听之下,好像很有道理。但是我只觉得施前辈是在让台湾更没有根、更失去自我。而这也是今天台湾很多苦难的根源。刚才我们提了日本会津的日子。120年,久不久?而且相对于台湾的族群,会津可是更明显的地域仇视情结。而难道所有会津人都是被害者的子孙吗?其实当时悲惨的大多是武士阶层,而会津藩的武士,其实是从外地移进当地的,虽然过了两百多年,但是庶民和士族阶级可是连方言都不太一样的两个世界。甚至还有说法是会津落城时,百姓们可是额手称庆说终于可以脱离会津藩的重税苛政了!那120年的武士们受欺压受委屈,对当地的庶民们来讲有什幺了不起?而2007年出身于山口县选区的当时首相安倍晋三在拜访会津若松市时,在演讲时公开向市民们道歉说「对不起,我们的先人带给各位很多的苦难和麻烦」。其实想一想,120年前的事,跟安倍本人有什幺关係?

一个忘记过去的社会,才不会有希望的明天。

这是地域的感情,族群的感情。它都深深地植在这片土壤里,变成生长在这片土地上所有人们的DNA。不管是爱恋或是仇恨,如果你不去正面面对,并且尝试去理解、体会的话,它就永远不会消失。今天台湾的问题不在仇恨或是敌意的存在,而是还有许多人生活在这里却不去了解这片土地,不然就是恶意地不去面对而一味地叫人遗忘。所以这些仇恨和敌意,才会隐性化而潜藏在社会的各个角落。而这也不是肤浅的一出来就倚老卖老叫人忘记,然后说「我关了25年我都能放下了你在吵什幺」这种话就能解决的。台湾人忘记自己还忘记得不够吗?

施前辈,你辛苦了。但是你凭什幺代表台湾、代表台湾人?

今天日本人的国家认同,比起台湾人应该确立得很多吧?可是人家仍没有忘记他们土地的感情,地方的历史。因为对每个会津人来讲,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日本人,他们会知道自己的历史、体会自己土地上曾发生的爱憎。因为这是他们的故乡。没有这个故乡的血泪,他们就不会是日本这个国民国家的一份子。

叫我们遗忘、和解,然后再叫我们走向大一中的架构。施前辈,我不觉得你爱台湾。我只觉得你是拿你的25年出来向我们大小声,再叫我们抽离自己的根,然后奔向一个可怕的中国幻梦而已。你关了25年,真的很让人佩服。但是身为一个你作为台湾人的后辈,我也必须向你苦劝一句话。

你真的没有你想的那幺重要。



上一篇: 下一篇:
电子网络科技|文化博览|资讯国内|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