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经】日本冠军赛车手的台湾梦

软件人工

发布时间:06-13 14:12
【生意经】日本冠军赛车手的台湾梦

夜深了,台北市中山北路巷弄内的餐厅已陆续打烊,「上杉家樱藏」居酒屋的製麵师傅却还在製作拉麵。一旁的日本老闆齐藤尚隆边捲起袖子帮忙,边说:「虽然拉麵只是居酒屋餐点的一部分,但我仍希望让客人吃到自製的麵条,而不是拿工厂的现成麵。」

拉麵之外,店内也卖居酒屋常见的牛肉串。(150元/份)齐藤尚隆日本家乡特有的醋渍菊花,现为店内季节限定菜色。(价格店洽)

他强调,自己做的拉麵最多只能存放5天,而工厂製作的拉麵有的能放到3个月,「虽然自製拉麵每隔几天就要做一次,很耗时间和人力,成本也比较高,但是自製麵有麦粉香味,是委外製作的拉麵所不能比的。」为了自製拉麵,他斥资100多万元买製麵机,也常有客人驻足观看拉麵製程。

 

醋渍菊花鹹麻糬 複製家乡味

事实上,齐藤尚隆2年前曾在台北市饶河夜市附近开过拉麵店「火绳枪」,但因店面被捷运站出入口建筑遮住,生意始终不如预期;去年底他断然停租,把店面开到中山区、距离台北鳗鱼饭名店「肥前屋」约50公尺的位置,但这回卖的不只是拉麵,还有凉拌菜、炸物、烧烤、煮物等料理和各种进口的日式风味酒类。

居酒屋内日本风味浓厚,柜台摆着齐藤尚隆从日本运来的上杉谦信盔甲。晚间用餐时间的上杉家樱藏居酒屋内观。

「先前火绳枪只卖拉麵,做的是午餐和晚餐生意,但台湾拉麵市场竞争太激烈,且吃拉麵的客人通常不会喝酒,消费单价比较低,因此迁店后我决定加卖其他日本料理和酒,营业时间也延后至晚餐和消夜。」不担心附近餐厅太多,竞争激烈?齐藤尚隆颇具信心地说:「若料理有特色,反而可以吸引附近的人潮进来,应该能达到共荣效益。」

我环顾四周,不少客人正在大快朵颐,其中不乏日本客人,显然店内料理颇受日本人青睐。

齐藤尚隆的故乡山形以味噌拉麵出名,居酒屋内也卖自製麵条做成的味噌拉麵。(150元/碗)

齐藤尚隆端出一碟紫色小菜,要我猜猜是甚幺。我尝了尝,是陌生的味道。他解答:「醋渍菊花。」他又拿出漫画中常见的日式麻糬,但我尝了一口,不仅是鹹的,还有浓浓的味噌味。他说:「没吃过吧?这是味噌麻糬,和醋渍菊花都是我家乡特有的料理。」

来自日本山形县米泽市的他说:「山形县是全日本拉麵消费量最高的地区,我们从小上馆子通常就是去吃拉麵,宴客也是请吃拉麵。」童年味蕾的记忆总是最美,他一直想把「小时候好吃的拉麵味道」带进台湾,「因为我进出台湾工作20多年,始终没能吃到道地的家乡拉麵。」

山形芋炖肉需要长时间炖煮,其中芋头个头比台湾芋娇小。(季节限定,价格店洽)

在开拉麵店之前,他曾是日本山形附属高等学校乒乓球校队,也是顶尖的赛车选手,更曾获日本东北地区赛车比赛冠军,「虽然只是业余选手,但我只要有空就到日本宫城的菅生赛车场练习,从23至30岁,过着一边卖车、一边赛车的生活,我比的项目是Go-Kart当中马力最大的一种,最高时速可达150公里。」

齐藤尚隆年轻时曾拿下赛车比赛冠军。(齐藤尚隆提供)

  

赛车手转行来台 卖拉麵圆梦

热爱运动曾让他付出代价,一度因为练习乒乓球而受伤,至今腰部还有手术后留下的5根钢钉,但即使现在已经56岁,他依然步伐快、动作也快,朋友搭上他的车,常常觉得他像在开赛车,不过他总是强调:「快,但很稳。」

上杉家樱藏居酒屋位于台北市中山北路巷弄内,附近聚集不少餐饮店。

31岁那年,他经家乡朋友介绍到东京的漏水侦测公司上班,「那家公司的老闆也是我们山形人,很照顾山形的年轻人,我那时被派到台湾出差几次,对台北和台中留下深刻而美好的印象。」

后来,齐藤尚隆创立漏水侦测公司,除了东京的业务,也数度承包台北市、台湾省政府漏水侦测案,「我们都是利用半夜12点至1点开始工作,沿着大街小巷走,一次出门大约要走上10公里。」若把在日本和台湾走过的路加总,他估计自己已经走了超过6万公里,「地球一圈大概是四万多公里,若以公里数计算,我应该已经走了地球一圈半。」

因为实地走过台湾许多街道,齐藤尚隆对台湾感情颇深,「我把这儿当成第二故乡,当时就很想在台湾开餐饮店。」但工作繁忙,一直未能圆梦,直到2年前完全结束台湾侦测业务,他才下定决心开店。「可能是台湾水费太便宜,台湾人对于漏水不太在乎,所以我只保留东京业务,多余的时间用在台湾开餐厅。」他说。

2015年齐藤尚隆特地到东京的拉麵短期教室学习,拿到「修了证书」(结业证书)。另外,他还延揽日本拉麵师傅来台传授技术,又让2位台湾厨师前往山形拉麵店实习,「不这幺做,总觉很难好好把日本味道带进来。」他说得理所当然,话里尽是日本人的严谨。

平时把居酒屋交给台湾主厨的齐藤尚隆,也会针对汤头给予意见。

 

台湾厨师帮掌店 安心两边飞

目前店内主厨为台湾厨师,齐藤尚隆说:「这位台湾主厨是日本朋友介绍给我,过去他跟着日本师傅学艺,能够把各种日本料理做得很道地,对进来喝酒的客人而言,他的串烧、凉拌、煮物都很有日本味。」

为了做出好吃的拉麵,齐藤尚隆曾聘请日本拉麵师傅(图)前来指导。

也因此,齐藤尚隆经常将店务放手给厨师看顾,自己则放心当起空中飞人,往返台日之间。

有趣的是,店内墙面挂满传统日式火绳枪砲术队的照片。问他,照片也来自山形米泽吗?他大笑:「其中一个就是我,看不出来吗?」原来,他希望带进台湾的不只是家乡食物的味道,还有家乡的文化。

 

军神盔甲来坐镇 守护新人生

「我的故乡山形米泽在日本战国时代是军神上杉谦信的属地,他除了以『义』为座右铭,也因善于指挥火绳枪砲术队作战而闻名,难得的是米泽至今仍保有火绳枪砲术队。」齐藤尚隆在几年前受朋友邀约入队,「每年4或5月的祭典,我们会聚集表演,所穿的服装和火绳枪,皆由神社提供,其中火绳枪正是战国时期留下,有四百多年历史,每把约有10公斤重。」

齐藤尚隆手上拿的火绳枪有400年历史,重10公斤。齐藤尚隆(左1)是日本米泽火绳枪砲术队员。图为队员在米泽神社前合影。

店里还有一副要价约20万日圆的上杉谦信盔甲,「上杉谦信被米泽人视为神祇,我相信他也会守护我在台湾的店和客人。」他话锋一转谈到酒,「目前店里的酒都以日本清酒和气泡酒为主,其实酒也是米泽的饮食之一,因为米泽拥有极佳的水质和米,能够酿出相当好的清酒,这也是我后来加卖其他料理时,决定同时贩售酒的原因。」

夜更深了,齐藤尚隆仍兴致勃勃地说着家乡的点滴。他坦承,目前尚未称得上真正获利,也尚未回本,「但在台湾开料理店是我十多年来的梦想,我对于往返台湾、日本间的生活觉得相当惬意,这也将是我在职场上退休后,另一个人生的开始。」

 

顾客这幺说 浓浓和风很对味

台北 Melisa

(Melisa提供)

我是印尼华侨,在台北生活十多年,过去在日本商社工作,所以很喜欢日式料理。之前朋友带我来这里,我一吃就觉得很对味,尤其是店里的拉麵和味噌小黄瓜,吃起来有浓浓日式风味,都相当吸引我。

我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来用餐,尤其我下班比较晚,它开到12点多才打烊,对我而言很方便,而且餐点价格属于平价,天天吃也不觉得负担太重。

上杉家樱藏居酒屋住址:台北市中山北路一段121巷28号电话:(02)2531-8278


上一篇: 下一篇:
电子网络科技|文化博览|资讯国内|网站地图 pjh葡京会app下载_bet9九州天下手机登录 月博会员登录中心_博万通网址 菲娱平台注册地址_best365体育app love爱博体育平台_5万块进澳门做换汇生意 百盈国际官网_菲洪国际注册 最新版本亿彩堂下载_金州平台登录 下载app绑定账号送彩金28_大润发娱乐手机登录 金鹰娱乐平台注册_正信平台注册 万博全站app_js06网站备用网址 888集团6008登录入口_申博suncitygame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