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难者找到了我」世越号沈船4周年

软件人工

发布时间:05-28 08:08
「受难者找到了我」世越号沈船4周年

柠檬小编这幺说

今天(4/16)是南韩世越号沈船事件4周年,在庞大的社会舆论压力

下,社会满天瀰漫着谣言、连政府也为了稳定民心,而不断释出背离事实

的乐观讯息,这些让当时参与搜救的潜水员罗梗水决定站

出来,一一戳破这些虚假的谎言,于是有了这一系列的纪实报导

文/金琸桓김탁환

译/胡椒筒

我进入的客舱在二十四日已经搜索过一次,在门口附近找到九名失蹤者,全都是女学生。今天我的任务是再次搜索,确认在重叠倒下的木头衣柜之间是否还有失蹤者。

这间客舱没有床铺,是一起睡在地板上的房间。按照生还学生的描述,衣柜不是靠墙摆设,而是立在房间正中央。出发前,入住这个房间的女学生选好各自喜欢的位置,接着开始忙碌的把行李箱和个人物品整理到衣柜里。十六日早晨船倾斜后,衣柜全倒了,还压到几个学生。根据这些证言,可以判断出衣柜前方还存在失蹤者的可能性极高。

「受难者找到了我」世越号沈船4周年


▲南韩世越号搜救画面(图/视觉中国CFP)

我轻轻拉了一下线,要想找遍每个衣柜需要宽裕的长度,确认线放鬆了后,我开始向门口游去。我伸开双臂,以顺时针方向开始摸索。物品一样一样经过我的手,包包、木梳、镜子、裙子、化妆品、各种零食、眼镜、钱包她们还带了麦克风。

房间会因入住的人营造出不同气氛。四月十五日晚上,这些女学生入住以前,这个房间只不过是被整理乾净的客舱。女孩们选好各自喜欢的位置,把衣服挂进衣柜,再从包包里取出自己的物品,整个房间马上便充满十八岁高二女学生的欢声笑语与气息。如果客轮四月十六日安全抵达济州岛,她们便会像退潮一样离开这个房间,然后这个房间也会为了迎接下一批乘客再次被打扫乾净。

但是现在,营造这些气氛的物品已被海水浸湿,沾满泥土,散落各处。女孩们的欢声笑语与气息也都消失不见。我打开一个旅行箱,想把这些物品装进去,但不管我怎幺用力抓住,木梳和镜子总是从手中滑出去,彷彿是要坚守在原地,等待自己的主人一样。

只要稍稍碰触衣柜都有可能出现坍塌,船在倾斜时衣柜全都滚落到左舷方向,海水涌进后木头衣柜全都漂浮起来,等船完全沉入海底,衣柜才落到地面。在船沉没的过程中,衣柜早已不在原位。我摸着衣柜,把手臂伸进缝隙之间,但都没有找到失蹤者。为了搜索下一个客舱,我游向门口,当我张开手臂準备往上游时,左脚踝开始变得沉重,心想也许是之前受伤的缘故,但摆动双腿时,右脚踝也跟着变重。好像有人用手抓住我的脚踝一样!我从头到脚瞬间感到一股冷风。

我用力摆动双脚游到门外的走廊,捲起身体用双手摸了摸脚踝,以为是被线缠住脚踝,结果什幺也没有。呼,我鬆了口气。但脚踝突然开始发热,起初像是贴了膏药一样感到微热,渐渐的变得像是着火般炙热起来,皮肤都要被烧着似的。我想马上脱掉潜水服抓一抓脚踝,但只能忍住,一边用手抓着脚踝、一边调整呼吸,渐渐的热度降了下去,也不觉得痒了。

就在这时,从刚刚出来的客舱里传来声响。

咚。

「受难者找到了我」世越号沈船4周年


▲ 南韩世越号船上车辆的行车纪录器修复完成,当年海水灌入船舱的画面曝光。(图/翻摄自Youtube)

我静止下来,竖起耳朵。

咚——咚。

那声音真不知道怎幺用文字来形容,如果要找最相似的声音,应该是拨动玄琴(注:韩国传统乐器。)的琴弦声。

沉船看起来像是静止的,但其实每个瞬间船都在动,根据潮流的方向与速度微微晃动,加上直到四月十六日早上都在船内走动的乘客,他们也会发出在陆地上很少能听到的声音。那声音不是藉由空气为媒介,而是以液态传进耳朵里。水的密度比空气的密度大出约四倍,因此传播得更快,也因为如此,很难辨别声音传出的方向。

可能一般人一辈子在水中都不会听到声音。同样的,在水中还会闻到陆地上少有的味道,沉船里经常会出现细微的声响和淡淡的味道,但一般来说是人类的耳朵和鼻子无法感应的程度。如果声音和味道到了潜水员可以察觉的程度,表示船的晃动程度极大。难道是交错倒下的衣柜出现崩塌?柳昌大潜水员再三强调过,如果听到奇怪的声音,可能是崩塌或崩塌前危险的信号,要立刻报告并离开船舱!

我按照他的叮嘱调转身体方向,本想拉三下线告诉朴政斗潜水员我準备出去了。拉了一下,刚要拉第二下的瞬间,再次听到声响。

咚──嗡。

声音变了,尖锐的感觉消失──这到底是为什幺呢?第一次的两声像物品相互撞击时发出的声音,那幺最后这次声响如果不是物品,就是其他的什幺东西。如果是其他的什幺或许是失蹤者也说不定。

我打算在心里数到六十,也就是说我决定用一分钟的时间再次进入客舱,如果什幺也不做就这样返回,我会不放心。我再次找到门口潜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伸出手臂,没有。再稍稍往下,还是没有。我调转方向找到墙壁,那里也没有。我在心里数着数字──难道是幻听吗?数到六十,还是没有找到失蹤者。正当我死心,决定调转方向搜索其他客舱的瞬间,看到一个白色的东西慢慢向我逼近,我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下,后脑杓撞到了墙壁。

咚。

我又听到与最后一次相同的声音,这次是我製造出来的声响,紧接着有股味道钻进我的鼻腔。那气味是陆地上少有的奇妙味道,无法单用一种比喻来形容,像浸泡在水里的木头和烧纸的味道,与肉开始腐烂的味道掺杂在一起。

我朝着声音和味道的方向伸出手,原本应该放鬆肩膀摸索式的移动,但那当下由于兴奋和恐惧,伸出的手臂像是拳击比赛时打出的直拳,碰到的衣柜摇晃着倒了下来,那上面堆积的物品全向我倾泻而来,沉重冰冷的铁块砸在我的后颈,碎玻璃撞上我的面罩,要是没有戴面罩,那些尖锐的碎玻璃恐怕已划破我的脸。

我快速将手臂伸过头顶,撑住掉了一半的石膏板墙,刚刚是物品倾泻,现在搞不好会出现墙壁坍塌,那可就不是脖子和后脑杓受撞击而已了,大概连生命都会有危险。我像接受体罚一样举着双手,脖子、肩膀、手肘、手腕到指尖都颤抖起来,每个关节都像被匕首割过一样阵阵刺痛。向我慢慢飘来的那个模糊发白的物体,像是要来打招呼一样很快来到我面前。进入船内以来,这种直线的移动还是第一次见到,我只能原地不动等着物体靠近。

那是失蹤者。

这次不是身为潜水员的我找到失蹤者,而是失蹤者找到了我。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像是要我抱住她一样,失蹤者的头贴在我的肩膀上,她的长髮散落到我的胸口。如果可以,我想先把她推开,再找可以一起出去的方法,但若是鬆手墙搞不好会垮下来,我一动也不能动,只能扶墙而立,肩膀的痉挛转移到胸部和背部。我稍稍移动一下两条腿,再次站稳时,失蹤者的头髮突然挡住面罩,原本只有十公分的能见度瞬间变成零!又窄又深的空间感冲击着我,同时也感到脖子紧绷。

这时,失蹤者的脸慢慢移动到面罩前,不上升也不下降,正好与我面对面的停在那里。她闭着眼睛,表情像睡着了一样十分安详。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让在珍岛焦急等待着的父母看到这安详的表情。我把手轻轻放开再扶住墙,反覆尝试了五次以上,才好不容易找到把手鬆开墙也不会移动的瞬间。我放下双臂,顿时一阵晕眩。远处,极远处传来柳昌大潜水员的声音。

「喂!罗梗水,你这兔崽子,又是你啊?快回答!给我上来,立刻返回!」他破口大骂道。

我后脑杓受到撞击时有一侧的耳机脱落了,支撑石膏板墙、查看失蹤者时,完全没有察觉到耳机的声音减弱。到底过了多久呢?难道我错过了限时三十分钟的警告?

我先向上面报告:「找到人了,準备上岸!」

反正回到驳船后也要被臭骂一顿,当务之急是尽快带失蹤者离开船舱。因为我的体内积满了氮气,有种喝醉了的感觉,要是在这里晕倒会酿成严重后果。我拉了三下线后抱住失蹤者,跟她打了声招呼。

「谢谢妳来找我。」

那时如果不是娜莱自己来找我,我可能就错过她,继续去搜索下一个客舱了。如果是那样,要再找到她会需要更多时间和努力。我至今仍坚信,那时娜莱不想让我错过她,所以一直发出声音叫住我,直到她找到我。

★ 版权声明:图片为版权照片,由CFP视觉中国供《ETtoday新闻云》专用,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CFP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违者必究!

【看柠檬长知识!快点我订阅精选书摘】

*延伸阅读:枪击事件不断,为什幺美国不禁枪? 问题在「美国精神」

*更多大柠檬精选深度好文

*本文摘录自《谎言:韩国世越号沉船事件潜水员的告白》


「受难者找到了我」世越号沈船4周年


译者:胡椒筒



上一篇: 下一篇:
电子网络科技|文化博览|资讯国内|网站地图 金州娱乐下载_利来国标下载app 手机真人拱猪_鸿云娱乐官方下载 明陞体育APP_亿彩堂平台官方地址 永和大厅牛牛规律_2018最新送300彩金平台 豪亨博会员登录_1xbet网站是什么 澳门新甫京网_澳门电子游戏png游戏 必威亚洲体育_新时代赌场345188 易博网手机登录_万家博送366网址 宝马会网址_菲赢国际app苹果下载 AG众盈注册_合乐888手机客户端下载